十口津

痛饮狂歌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

【卡金】养父?

#是小可爱点的梗,养父金
#顺便证明自己卡金亲妈的身份
#小狼狗(黑化)和小奶狗之间徘徊的卡米尔


  “卡米尔,这里!”金看到背着书包卡米尔走出校门隔着人群垫着脚朝他挥了挥手,见卡米尔望过来弯起双眸笑着,说话时话随着冰冷的空气化为白烟,但他丝毫不见冷的样子。

  卡米尔快步走了上去,十七岁的少年已经比金高了半个头。金的身高仿佛停留在了收养卡米尔的那一年,容颜也没变过一直那么年轻帅气,走出去完全看不出他是卡米尔的养父反而更像弟弟之类的亲戚。

  逆着光走过来的黑发青年看上去十分耀眼,金眯了眯眼睛小虎牙若隐若现的扑向卡米尔。黑发少年叹了口气被扑了个踉跄,好在还是稳当接住了金看上去相当熟练。想想金在二十岁的时候到孤儿院一眼看中了坐在一旁面无表情的九岁卡米尔,院长劝过金,九岁的孩子虽然懂事了但却养不熟的,始终生分着养了不如不养。

  金当时笑着摆了摆手拒绝院长好意,双手撑膝蹲下平视卡米尔稳定后,伸出一只手轻声询问:“你愿不愿意跟我走呢?”那年还是青年的金就像他身后的光一样照射进卡米尔的世界,是救赎吗?卡米尔把手搭上他的手,十分慎重的说了声“我愿意。”

  卡米尔偏了偏头看向自己身旁还在说着趣事的名誉上的父亲,时不时嗯一声表示自己在听。两个人身份好像反了一样,把卡米尔领回家后金开始了手忙脚乱的生活,做饭炒菜逛街买衣服。生活有条有理的进行着,时不时问一下卡米尔不靠谱的问题。

  比如“卡米尔以后结婚了,我掉进水里和你媳妇儿掉进水里你救哪个?”卡米尔当时正在写作业,听到这话手不受控制的在c选项划出长长的一撇,暗自下定决心以后绝对不娶不会水的媳妇儿。

再后来听到各种奇奇怪怪的问题他也能淡定自如回答,虽然自己后来决定不娶媳妇儿了,守着金过一辈子也行。

卡米尔想到这里望向金张了张嘴:“金......”话还没说完就被金给打断了,皱着眉佯装生气的样子鼓着腮帮子:“什么嘛!都说了要叫父亲!”

“......”好幼稚,不叫。本来也没大多少岁,就十一岁而已。卡米尔转过头看向前方不再说话,金本来也没生气,毕竟这个称呼卡米尔也没叫过。自从认识那天,卡米尔就一直这样懂事从来不会麻烦他,所以金就只能故意去麻烦卡米尔问一些问题促进关系了,卡米尔还是很温柔的!最后还不是成了好朋友!!金心里雀跃着,看花看草都觉得好看多了。

  到家了,卡米尔把书包放到沙发上坐在上面看着金忙碌起来。晚饭做的很快,毕竟只有两人份的,两人胃口都没那么大,平时卡米尔都是住宿不回家。只有星期五才会回一次家,直到星期天晚上又回去。所以每个星期金都特别开心,看着金开心了,卡米尔心里自然也高兴。不过今天出了点意外,卡米尔不高兴了。

  前一秒洗完碗坐在卡米尔身旁的金撑着头犹犹豫豫得对卡米尔说:“我一个人在家里好无聊啊,我想去养一只小狗!”金要养宠物!?一级警报在卡米尔心里响起,在他的认识里,他决定以后留在金的身旁就意味着金不能喜欢别人,要时刻关注着他,不可以分心,养了宠物注意力就会从他身上转移走。不行,绝对不行。他转过头眼神沉了下来,湛眸仿佛像暴风雨前海面,沉声道:“不行。”

  自己说出口后不由得愣住,有什么理由拒绝呢?在金的心里自己只是收养来儿子而已,可是......在自己心里,金早就不是父亲的角色了。他的书包里有金的照片,手机里有金的录音,脑海里金的身影也消除不掉。在几天前他从那个不为人知的梦里就知道了,他喜欢金,是男女之间的喜欢。

  梦里的金寸缕不沾,被他压在身下喉咙发出甜美的哭腔,他就知道自己的想法,想亲吻金,想拥抱金,想占有金,想......想让金身上沾满自己的味道。不是时机,卡米尔攥了攥衣角放软声音,抬头施展演技眼里水汪汪的:“可不可以不养?”他知道,金对自己这幅样子最没辙。

  果然,金一下就心软了。答应他绝对不养宠物,起身回到卧室洗澡。坐在沙发上的卡米尔在金转身的那一瞬间就收起眼泪,抬手习惯性提了提围巾嘴角弯出一个弧度,眼睛专注而危险的注视着金,像个猎人一样。毕竟在孤儿院长大,耳濡目染了一些东西,不可能保持着同龄人的天真。

  “不是时机。”他开口......

-----end-----

没了没了,别看了没后续!私心tag打个all金!叉腰超凶 @虞之卿

评论(9)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