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口津

痛饮狂歌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

【凯金】信任,背叛。

#血族凯x血猎金

#迟来的文。第一次参加活动。@All.King农业科学院 

 

  凯莉是血族,身份也不一般。身为血族中唯一的女伯爵搞事不在话下,偏偏实力强悍不能奈她何。自然也有一些卑微的血族想要巴结她,听闻她喜欢金发蓝眼的少年,那些人到处张罗此种类型的少年,花样美少年,禁欲系少年,活泼开朗型各式各样,相同点便是金发蓝眸。但是下场没一个是完好无损出来的。

 

  “哈,今天那群傻子又给本小姐寄来了什么玩具?”凯莉从外面负伤累累回到别墅,语气带着一些恶心看着坐在自己家里名贵沙发上的少年。眼里闪过厌恶,肮脏,卑贱,瞬移到那个少年面前,他眼里是讨好,是猜测,是贪婪。凯莉捏紧他的下巴,迫使少年抬起头来,看着他浑浊的蓝眸,不像,一点都不像。自己的心上人才不是这样的,凯莉闭了闭眼,今天又是一场恶战,那个血猎居然为了救自己,一个与她敌对的血族而背叛组织,蠢死了。冷笑出声,魔女不再有以前那种笑眯眯的表情,用她那惯有的甜腻腻的声音吐出一句话:“给你一次机会,滚。”那个少年眼里染上恐惧,连滚带爬的出了别墅。

 

  另一边的金处境并不是很好,身为血猎的他背叛了组织。是的,这次组织任务是抹杀血族女伯爵凯莉。但是金帮了她,为什么要帮她?面对同伴责问的眼神,上司的破口大骂。金那湛眸不服输的看向大家:“为什么?凯莉她明明没有伤害过人类!我们凭什么杀她?”金想起第一次和凯莉见面,那个传闻中万分可怕的血族魔女拿着棒棒糖,坐在她的坐骑上飞到他面前,声音是独属于少女般的声音问:“怎么了吗?迷路了还是失恋了?要不要本小姐开导开导你?”顺便还拿出一个棒棒糖在金的眼前晃了晃,没有敌意。月光洒落在她的身上,不像是以往那些有着可怕獠牙的血族,就仿佛从天而降的...天使。

 

  “金,你没看到凯莉另一面。”领导人无奈的叹息一声,他并不想失去金这么好的血猎,有着无限潜能,和他两年前消失的姐姐一样优秀。“不,至少凯莉没有伤害过我,如果她真的像您说的一样,我第一次就应该死了。”一样优秀,一样倔强,一样的...相信本心。“既然如此,那么,金,逐出组织。”领导人说出冷酷的话语,逐出组织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杀了无数血族的血猎将得不到组织的庇佑,那些死去的血族的亲戚都盯着他们的性命,等待黑暗中的复仇。“逐出就逐出!”金转身毅然决然的走出大门,背影带着最后的坚持。

 

  雨也开始滴答滴答的下了起来,前方是看不透的黑暗,那黑暗仿佛渗透出冰入骨髓的寒气。正如此刻金的心情,沉重的,失望的。对组织的失望,双腿犹如灌了铅一样沉重,一步一步的向前,他不知道自己目的地在哪里。“哟,这不是金吗?怎么,这是——迷路了还是失恋了?”上方传来凯莉调侃的声音,雨被遮住了。金猛地抬头,眼里是数不尽的惊喜,发梢上的水随着动作滑落,滴下。“凯莉!你怎么在这?”

 

  当时在别墅赶走那个让人恶心的少年,叫人准备好衣服,自己处理好伤势。坐在沙发上回想起第一次和金的见面的场景,那个血猎看起来特别的蠢,傻呆呆的站在路旁,玩心大起的魔女乘着星月刃飞向他问出了那句话,随后每一次都能和他“巧遇”,真是个笨蛋,世界上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回回都遇到一个人,只有一个可能,有一方是故意的,凯莉就这样不知不觉中喜欢上金了,也只有金看不出来了。现在想想,背叛了组织的金估计会被逐出来,无家可归。正好可以拐回家养着,魔女心情颇好的轻笑一声:“金,等我哦。”

 

  “如果本小姐不在这,你是想打算露宿街头然后淋雨被吸血鬼咬死吗?”凯莉看着浑身湿透了的金,不满皱了皱眉。拎起人一同坐在星月刃上朝家里飞去,仆人立马拿好毛巾准备过来帮金摖头发,凯莉狠狠的瞪了仆人一眼,仆人在威压下跪了下来,金一脸茫然:“凯莉,她怎么了?”凯莉接过毛巾,轻轻擦拭金柔软的头发,“没什么,只是习惯而已。别说这么多了,我先帮你把头发擦干你别乱动哦。”金穿着换好的衣服乖巧坐在床边,任由凯莉擦拭。“没想到凯莉出现的那么及时,不然....”“不然?”“没什么没什么。”金连忙想要转移话题,毕竟如果凯莉知道自己真的打算露宿街头一定会生气的。“好了,金,你头发干了。”“嗳,凯莉谢谢你!”金眯了眯眼睛,眼带笑意的看着凯莉。宛若天空般的颜色一下撞进凯莉的眼睛,凯莉轻哼一声撇过头,“本小姐只是顺手而已。”

 

  “不管怎么样,我都要谢谢你啊!”金依旧开朗的说道,“可是我现在没钱,怎么表达谢意?”一个拥抱?不不不,这也太廉价了,凯莉救的可是自己的命啊。皱起眉低头苦苦思考,白嫩的脖子就这样露出在一个血族面前。魔女舔了舔自己的尖牙,嘴角弯出一个弧度,俯身靠近她的心上人:“金,拿你的血液做报酬吧~”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