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口津

痛饮狂歌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

【雷金】依赖、占有

#病态的恋人#
#啊啊啊又ooc了#
原本是想写控制欲超强的变态雷狮,感觉自己写的有点温柔是什么情况!!!!!两人都有病系列。

金,某著名电影学院大学生。一头灿烂的金发,脸上时时刻刻挂着明媚的笑容,性格开朗热情。颇受同学们喜爱,是属于团宠级别的人物。

雷狮,某著名国际公司总裁。说是霸道总裁也不为过,长相帅气,但是人却很凶。平常嘴角挂着漫不经心的笑,拥有很多迷妹不乏别的小公司送来讨好他的美人,却一一被退还。两个看着有天壤之别的人,却熟悉的不得了,这还要感谢小时候金父母双亡时与姐姐走丢后被雷狮捡回家,在那阳光的外表下,是鲜为人知的秘密。

没有人知道金的耳朵里有一个微型耳机,他可以随时可以和雷狮沟通。脖子上的项链是个监控器,听起来很变态是不是?可是金他离不开这些,他的每个决定都要靠雷狮,这种病态的依赖性,卡米尔曾提议过帮他治愈这种依赖型人格被他自己委婉拒绝。雷狮当时玩味儿的看着卡米尔,弟弟长大了,会抢人了。不过这个小鬼可是已经离不开他了。就像...他也离不开这个小鬼。

雷狮第一次叫金自己走回来。他又何尝不想治好他呢?金攥了攥手,咬紧了下唇,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回了一句:“好。”放学路上,同学们很好奇这个一直专车接送的团宠为什么今天走路,但是这是别人的隐私也就没多问。几个同路的同学跑到奶茶店在那里向金招手,让他快点一起来喝奶茶。金在原地愣了愣,紧张的低下头求救:“雷狮...”耳机那头的雷狮笑了笑,低沉悦耳的男音倾泻出来。
“金,你想怎么选择是你自己的事。”说的正义凛然,但,这耳机是他装的,这监控器是他装的,这个性格是他培养的。想要纠正已经晚了,后悔也来不及了。同学们还在呼唤金,金做不出决定,闭了闭眼深呼吸。朝他们喊:“对不起!我先回家了。”随后落荒而逃。

家中,雷狮躺在沙发上听到金进门的声音,换鞋的声音,还有打招呼的声音。“我回来了。”小心翼翼的站在雷狮面前,低着头道歉。“对不起,雷狮。”雷狮挑了挑眉,伸手把金拉入怀中,一个翻身把人压在身下。沙发足以承受两个人的重量。“哦?你错哪了?”
“...我还是改不了这种状态。”泪水从湛眸中流淌出来,雷狮低头亲了亲他的眼睛,那双紫眸是温柔的抚慰但是那深处是强烈的占有欲。“不,你没错。小鬼你给我听好了,大不了我养你一辈子,但是你绝对不能违抗我。”
金点了点头。违抗不了也不想违抗,就像待在鸟笼中的金丝雀适应了那个环境再也离不开。雷狮就是那个笼子,围着他但他不能离开害怕离开。雷狮同样习惯了,金丝鸟在鸟笼中的吟唱,在笼中乖顺的模样。这只鸟何尝又不是笼子呢?关住了雷狮的心。

又一天,金再次与同学伴路回家。
“金,先玩会儿再回去吧。”
“雷狮....”金再次询问那头人的选择。
正在批改文件的总裁听到了求助,那声音只会让他更疯狂的增长控制欲。

“现在,立刻回来,见我。”

评论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