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口津

痛饮狂歌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

【海盗团金】假如你陷入沉睡2

等金醒来的时候已经天亮了,外面安静的很,只有风吹过树叶和草的声音。为这秋色徒增了一片寂寥。男孩在温暖的被窝中拱了拱,抱着被子在床上滚了几圈后坐起,睁开那双犹如大海般的双眸,不过眼里尽是茫然之色。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这几个问题在脑海中迅速过了一遍,双眼也渐渐恢复了清明之色。

今天,要去拜访邻居。

  他去浴室洗漱,把自己乱乱的头发抹平顺。接着换好了衣服鞋子朝隔壁走去,不像昨晚那么的热闹,仿佛一切归回刚来的那一刻。金一手拿着水果,另一手抬起敲了敲门,没有人回应。男孩完全不死心的再次敲了敲,大门开了。金呆立在原地,一片阴影笼罩着他,他抬头看去,一个绑着头巾蓝黑色头发的男人面无表情站在他面前,穿着白色的家居服。


  下一秒,那个男人开口了。语气不是十分友好:“喂,小鬼,你干嘛,吵死了。”金的思绪飞了回来,挠了挠头,将手上的水果篮晃了晃,小虎牙露出来朝人笑着,:“我是隔壁新来的,来和这里唯一的邻居熟悉熟悉!你好,我叫金!!”

  那个男人蹙眉啧了一声,居然放他进来了。金拖了鞋十分礼貌的进来了,眼里是遮掩不住的好奇。是自己来的太早了还是他们睡太晚了?为什么就他一个人起来了?金把果篮放到桌子上,端端正正的坐在沙发上看着那个男人上了楼。

  紧接着,楼上蹭蹭蹭的走下来了另外三个人。看样子完全符合昨天晚上的几个影子,金盯着他们走下来考虑着接下来怎么开口,可是有人却在他开口之前打破了安静。

  “老大!这么晚把我们叫起来干什么!大半夜的!”说话的是个身高很高的男生,他看到金,呲牙。“哪来的小不点?”

  等等等等,这大早上的,哪来的国际时间,难道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嘛?金的脑海中飘过许许多多的想法最终被雷狮,哦,就是那个开门的男人打断了:“佩利,不要多嘴。”

  佩利耷拉下脑袋,不满的嘟囔了几句。一个头上扎着脏辫的人笑眯眯看着金摊了摊手:“看来今天是有客人啊。你好,我叫帕洛斯,那个戴帽子的是卡米尔。”帕洛斯指了指旁边带着围巾的卡米尔示意。
  “啊、哦哦,你好我叫金!”
 
  气氛就这样徒然的安静了下来,空气弥漫着一丝丝尴尬。但是金也不是那种坐以待毙的人,与其让气氛这样尴尬下去,不如自己调节吧,毕竟是自己搬到这里唯一、呃唯四的邻居!

  “我带了水果,你们尝尝吧?很甜的!”金就这么开口提议,其他人伸手拿起篮子里的水果,因为已经洗过也就不用再去洗了,直接上口咬了口确实很甜,和这个坐在面前笑着的男孩一样。不过,只是可惜----雷狮眯了眯眼眸轻笑了一下。

  与此同时的城市中,某个白发少年的房间内正放着新闻。

  【在去某个乡下边缘的一辆客车遭遇山崩,车中五人无一幸免。】

 

评论(7)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