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口津

痛饮狂歌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

【初级门】你看到了我吗?

 
  故里已经顺利加入了南烛小队,这孩子一直都很乖不吵不闹,有什么建议会提出来,给他们提供了很多的细节。只是,按道理说,这个门再怎么样也会有说明书,但他们至今没有找到。

  在阮南烛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故里弱弱得举起了手轻声:“那个、说明书被我拿了。”

  阮南烛:“?”
  林秋石:“?
  梁米叶:“?”

  故里抬头看了看三个呆住的人:“我、我看了一下觉得很重要就....自己藏起来了。”阮南烛三人无话可说,把说明书拿过来看了一遍。

  【当你听到背后有人说,我在你后面。要记得回答问题,否则,会被惩罚。】

  “这个就是这次的的死亡条件吗?”梁米叶从愣神中反应过来,这一句话是他们搜到的游戏规则,只是真的就这么一个条件吗?

  阮南烛盯着故里看了一会儿,说:“这样吧,先回房间。故里,你和梁米叶也不能睡一起,男女有别,你自己睡一间,梁米叶自己睡一间,我和秋秋一间。”

  故里用奇怪的眼神看了看阮南烛和林秋石后举手发问:“可是----你和秋秋不男女有别吗?!”

   阮南烛:“......”
   林秋石:“......”呵,叫你皮。

  梁米叶见势不妙赶紧拽着故里的手,把这个小孩拖走了:“人家是男女朋友,你瞎凑什么热闹?”“可是他们又没说...”故里委屈的声音传来,和程千里有得一拼。

  由于这扇门几乎都是过门的老人,所以大家在没有必要的时候是不会有过多的交流,以及至今没有看见提供线索的npc,只能说,不愧是游戏门吗?

  林秋石和阮南烛一起回到房间,两人习惯性的检查了一下房间,发现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一张床,一个写字台,上面有被撕的凌乱的纸页。林秋石用手一片一片拼了起来,显示出的是一个小孩子的字体。
  【我讨厌大人】
  字迹很深,可见小孩是有多么的怨恨了。林秋石转头看向阮南烛

  “南烛你看。”

  阮南烛点了点头,语气颇为严肃“我看到了...现在太晚了,小哑女可不能说话,睡觉吧。还是说你要我这个温柔大哥哥抱抱睡觉呢?”

  他双眸含着笑意看着比自己矮半个头的小哑女,张开双臂等着林秋石过来抱他。林秋石哦了一声,然后径直越过了他,直接躺床上去了,阮南烛见状叹息道:“我的小哑女真是...高冷。”最后把林秋石圈在怀中,声音低沉:“睡吧。”

  安眠药精不愧是安眠药精,第二天起来时林秋石感觉全身舒爽翻了个身发现阮南烛已经起来了。他洗漱完毕往大厅赶去,大厅气氛有些凝重,阮南烛见他下来了点点头示意他过去。

  在众人面前他不好说话,拿出手机打字问发生了什么事。

  阮南烛:“死人了,在那个女的房间里发现了一张纸条。”

  【你看到了我吗?】

  依旧是那个孩子的字迹,黑墨水沾在纸张的边边角角,几个红字异常鲜艳甚至红到可怕,让人不得不联想到一些可怕的东西。林秋石甚至感到开始头昏,明明他不晕血的,踉跄了几步往后退去,站得有些不稳。在差点摔下去时,有人扶住了他。

  是故里,他向林秋石投向担忧的眼神。

  “秋秋,你没事儿吧?女孩子还是要多休息一些。”他把林秋石扶着坐在椅子上,林秋石打着字道谢。故里伸手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袖口掉下来了一些露出一些伤痕,留疤很久的样子,林秋石问他怎么回事。

  “啊,这个...是小时候的事了。我没有事的,谢谢关心!”故里见林秋石手机上的内容急忙解释,即使如此还是没有说出原因,只是眼里闪过一丝悲伤。这是别人的私事林秋石也不好追问,只能暂时中断话题。可他觉得直接这样中断也不好,于是在手机上打字安慰他。

  【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

  故里这才展现出笑容,朝林秋石露出虎牙十分可爱。“谢谢!秋秋你可真温柔,如果我妈...呃,没事儿。”

  敢情这孩子是把他当成妈妈了。不过也对,林秋石是以女装出现在他面前,身高没有现实中的那么高,顶多一米五穿着暖色系的裙子,半长的假发也变成真的头发披肩,笑起来甜甜的。阮南烛走过来摸了摸林秋石的头,手感很好,满意收回手道:“秋秋你一向对这些东西敏感,还是离远一些好了。这种带诅咒的东西,还没有纳为己用能多远就多远。”

  【嗯。】

  一旁的故里露出紧张的神色,声音有些颤抖:“怎么可能?这种东西居然会带诅咒!”这时候才知道一切都不是玩笑的新人开始害怕了。

  女生的同伴是另一个新人,也就是刚刚进来的小玖在发现自己同伴不见了的时候以为她是去厕所了。至少,当时她以为这只是一场游戏没有当真。直到她在找了一遍厕所发现并没有人,回来时正对着床底看到了床底下的尸体才害怕的尖叫了起来。

  死去的女生以趴着的姿势看向外面,脸上是惊恐而绝望的表情。没有人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即使是身为同伴的小玖。她说她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在晚上,如果有什么奇怪的声音大概是半夜那个女生说她要去上厕所于是起床的声音。可是上完厕所那个女生是有回来的,重新沉默躺回了床上,第二天就死了,剩下的是尸体和那张诡异的纸条。

  即使知道游戏规则他们对这次这个所谓的初级门也没有任何方法,他们不知道死亡条件不知道鬼是什么甚至不知道鬼会是什么时候来,一头雾水,房间没有线索唯一能找到的是两张纸条。

  林秋石站起走到小玖身旁朝她笑了笑,拿着手机哒哒哒开始打字示意。

  “哎?喜好?啊对了,她说过她很讨厌小孩子!说了很多很多的不好听的话,比如什么杀掉啊不该存在,当时我还觉得太过分了所以让她停止结果她哈哈一笑‘怕什么,又不是在外面。’”小玖看着林秋石手机上的字有些不解说道,林秋石转头朝阮南烛点了点头,果然,讨厌小孩子是死亡条件之一。

  而小玖能活下来是因为她曾帮过小孩子说话吧。

  站在远处的故里低着头刘海遮住眼睛勾了勾嘴角自言自语:“小孩子难道不是生命吗?”声音很小,小到连站在旁边的梁米叶都没听清楚他了些说什么。

  “你刚刚说什么?”
  “没有啊!”

  ---未完待续---
小剧场:

林秋石:“晚安了各位。”
故里:“晚安!祝好梦!”

评论(1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