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口津

痛饮狂歌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

初级门

#大概算是简单游戏门吧?是日本一个恐怖传说哟。大量私设,ooc属于我,人物属于西子。

  阮南烛在知道他们会过一个艰难版的游戏门后,不仅让林秋石和梁米叶亲身玩了箱女这个游戏。并且提议让他们去试试游戏门,美名其曰体会体会这类门的玩法,他为了安全保障选了一个较为简单的门。

  “我在你身后?”林秋石拿着手上这张提示卡翻了翻,上面只有这几个字的提示,简直少得可怜。

   “这句话......”梁米叶看了若有所思的道,“我好像在哪里看过。”她打开电脑开始按照记忆中的信息搜索,网页迅速跳转到他们需要的页面。

  “找到了。”她喊,林秋石凑过来看着页面上的文字。这句话是出于日本的一个恐怖传说,或者说就是现实中的一个恐怖游戏。

【さとる君是一个恶魔,它知晓一切,能回答任何问题——包括你的过去和未来。
想问他问题,你需要一个手机、一个投币电话、一个硬币。
把硬币投进投币电话,拨通你的手机号码,然后说:“さとる君さとる君请跟我来,さとる君さとる君请现身,さとる君さとる君,如果你在,请回答我。”然后挂断电话,关掉手机。
さとる君会在24小时内打电话给你,并指引你找到它,最后它会说“我就在你的身后,你可以问你的问题。”
不过,如果没有问题,你可别找它。并且你也不能看它。记住问问题一定要快,否则它会把你拖进地狱。】

  阮南烛站在林秋石身后,伸手把林秋石和梁米叶的距离不动声色拉远了一些。然后面无表情看着两人。“这是我们这次的门。”

  “可是,我们在门里手机电话都没有信号,况且...况且我们怎么可能会在知道规则的情况下看他?”梁米叶关上电脑转身看阮南烛。

  “这个我们暂时还不知道,自然是有他的技能了,明天的门你们两个准备一下。”随后阮南烛下了逐客令,让梁米叶回到她自己的地方。他把林秋石拉到自己的房间,全然不顾梁米叶错愕的表情。

  林秋石看着他手法娴熟的拿出了裙子和化妆品嘴角抽了抽,往门口退了退手伸向背后那个手柄发现打不开,认命般说:“南烛,你这是...”阮南烛挑了挑眉头解释道:“你这次女装,安全一些。”他开始在林秋石脸上涂涂抹抹,熟练套上假发叫他换上裙子,一个小家碧玉的余秋秋就这样完成了。

  你就是想要让我穿女装而已,林秋石冷漠脸。但是他的冷漠对阮南烛一点用没有,所以晚上是带妆睡觉。

  是夜,林秋石一夜无梦睡得很安稳,可能是身体也知道明天要有一个门过所以让他放松。他已经站在那个幽黑的走廊了,早就习惯了的林秋石拉开一扇门走了进去。

  因为是简单的门,所以不出意外的有新人在那里哭哭啼啼。阮南烛这次没有女装,而是稍稍化了点妆让自己看上去更柔和一些,气质也变了一个人,不再是之前那个气场强大的黑曜石首领而是温柔的邻家哥哥。

  至于梁米叶,一反现实中的娇小可爱,在门里她是个长发披肩的御姐,气势反而强了起来。

  他向林秋石走来伸手,温声道:“你好,我叫祝蒙。”林秋石不太适应的拉了拉裙摆,拿着手机打字【我是余秋秋。】其他人见状开始寻找盟友,林秋石扫了一圈发现有两个新人,剩下八个是老人包括他们自己,进这扇门的人数一共十个人。

  新人发现没人理她于是停止了哭泣,楚楚可怜地看着大家咬了咬下唇向较为和善(假象)的阮南烛走了过来,却被梁米叶先一步找到阮南烛。三人组成了队,新人看上去颇为委屈,可是没有人理会她。

  另一个新人是一个娃娃脸但看上去很成熟的男生,似乎还未成年。让人想起门外的黎东源程千里程一榭等人,但这是不可能的。女的新人说她叫小玖,而小男孩叫故里。

  故里四周望了望发现自己被孤立了,眼睛开始有些湿润,林秋石想起门外那个傻孩子程千里不由得有些心软,转头看向阮南烛用手机问道可不可以带上他。阮南烛盯着那个新人观察了一会儿,叹了口气:“带上吧。”

  就这样,故里加入了阮南烛一行人的队伍。

------待续------
小剧场:

林秋石:你就是想让我穿女装!

阮南烛:是啊,没错啊,女装难道不快乐吗?不仅想让你穿女装...还想...(目光上下扫视穿女装的林秋石舔了舔嘴唇。)

林秋石:(身上一寒。)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