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口津

痛饮狂歌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

【all金】这个牙医该死的甜美

  小冰点文。还债来了。 @Shirley
  病人众x牙医金
  嘿,我是凯金亲妈
   有些亲身经历吧。


  牙医,一个高尚的职业。他们守护着大家的牙齿,在暗中保护......抱歉,走错剧场了。金是一名牙医,他开了一家店给大家看牙齿,只是他很奇怪最近来的客人都有些......有些奇特。

  开店第一周来的是一个带着绿色帽子围着红色围巾的少年,他的病症是蛀牙。可见是吃甜食吃的太多了,虽然走进来的时候客人是面无表情,眼神还是露出了一丝痛苦。

  金立马从自己椅子上跳了起来,在一旁准备好工具。先是安抚病人,在轻轻的询问病人名字。卡米尔,少年稳重的声音传入金的耳中。金弯了弯眼眸继续低头准备工具,卡米尔需要的是补牙。

  首先要拿好洗牙齿的机器,让卡米尔躺在床上,开始冲牙齿把洞里的脏东西先洗掉,然后拿好填牙齿的东西,轻轻填了进去。大功告成!卡米尔起身向金道谢并深深看了金一眼。

  第二周来了一个带着头巾和一个脸上贴着星星的金发男孩。

  带着头巾的叫雷狮,星星的那位叫嘉德罗斯。两位牙齿都没有问题,金不是很懂他们来此的目的,歪着头用湿漉漉的蓝眼睛无声询问着。

  雷狮:小鬼,可爱,想...
  嘉德罗斯:啧,渣渣这是勾.引我?

  两个人对着金突然发呆,金皱了皱眉开口:“两位来这里干嘛?”他的声音突然打断了两个人的幻想,雷狮和嘉德罗斯清咳一声。

  “洗牙。”两人回答一模一样,互不服气的瞪了对方一眼。这种人设微妙重合的感觉让人很不爽,金有些尴尬看着两人,安排嘉德罗斯先躺床上张嘴,机器对着牙齿细心扫着。雷狮坐在一旁环臂看着冷哼一声,王八之气侧漏。

  接下来就是雷狮了,金保持微笑着重复动作。希望两个人可以快点走,这两个病人是在太奇怪了,洗牙自己在家里不会吗?还专门跑到这里来洗牙?感到害怕。

  雷狮是被卡米尔话语中的形容所吸引,秉着帮弟弟选媳妇儿的原则来看看他配不配的上卡米尔,但是看过之后,当金的手抚上自己下颔,软软的。他决定让卡米尔叫他嫂子,去他妈的弟妹。

  嘉德罗斯看上这个牙医很久了,前几天因为工作太忙错过了开业拉好感的时机,可恶!不过嘉德罗斯坚信自己可以抱得美人归的,只要天天来这里刷存在感就可以了,这个渣渣只能属于他。

  秉着医生的原则,金还是帮两个人洗好牙齿。看着两个人走出店里心里啦啦啦的唱着歌,太好了,这两个人终于走啦,瞪着自己的样子实在是太可怕了。

  后来,进来了一个白发的小朋友,面瘫着脸。什么也没说,要求不多帮他看好牙齿就好了,金拿着机器在里面探了探,嘶,是掉牙吗?

  金看着比自己矮一点的病人,他叫格瑞。刚好是换牙的时候,牙齿还在摇晃可是已经有新牙跃跃欲试出来了,只能把牙齿拔掉了。

   金拿好麻药,轻声安慰着这个看上去一点都不怕的小孩子。十分麻利的把牙拔了下来然后塞了一团棉花进去,格瑞嘴里含着棉花没有说话,付好了钱坐在一旁没有离开。

  下午四点,金该关门了,但是格瑞还坐在店里。有点棘手,只能等格瑞走了才能关掉店门。金坐到格瑞身旁阖眸休息,格瑞偏了偏头在金闭着眼睛时弯了弯眸,这样,可以和金待久一点。

  时间到了,可以把棉花拿出来了。金睁开眼睛看到了依旧面无表情的小孩儿,柔声叫他把棉花吐出来。格瑞吐出堵住伤口的棉花,站起身口齿不清说了一声:“谢谢里...”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用谢不用谢。”格瑞皱起眉头看着金,金连忙捂住嘴憋笑。

  最后一个客人也走了呢,金伸了伸懒腰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一个黑色长发的女孩缓步走了过来,表情痛苦捂着腮帮子,金吓了一跳连忙检查她的牙齿,没有任何毛病。金退开奇怪看着这个病人,她起身在金的脸上亲了一口。

  “哎呀,你太甜了,甜到我牙疼呢~金。”她如此说道。

  “诶诶诶?你你你,你是,凯莉!”金发现这个女孩是自己的初恋,没来得及表白的初恋。

  “真是太笨了,是本小姐呢。还要我主动,哼。让我看看该怎么惩罚你吧。”凯莉挑眉轻哼了一声,在他脸上又咬了一口,演技真好。

  “明天就把店关了吧,本小姐养你。这是惩罚不许拒绝,罚你有妻徒刑。”

  遂,店关,众人失去机会。






评论(6)

热度(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