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口津

叶吹金吹。all叶all金all主角党除了all凌。只产糖。甜到掉牙的糖。

【海盗团金】假如你陷入沉睡2

等金醒来的时候已经天亮了,外面安静的很,只有风吹过树叶和草的声音。为这秋色徒增了一片寂寥。男孩在温暖的被窝中拱了拱,抱着被子在床上滚了几圈后坐起,睁开那双犹如大海般的双眸,不过眼里尽是茫然之色。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这几个问题在脑海中迅速过了一遍,双眼也渐渐恢复了清明之色。

今天,要去拜访邻居。

  他去浴室洗漱,把自己乱乱的头发抹平顺。接着换好了衣服鞋子朝隔壁走去,不像昨晚那么的热闹,仿佛一切归回刚来的那一刻。金一手拿着水果,另一手抬起敲了敲门,没有人回应。男孩完全不死心的再次敲了敲,大门开了。金呆立在原地,一片阴影笼罩着他,他抬头看去,一个绑着头巾蓝黑色头发的男人面无表情站在他面前,穿着白色的家居服。


  下一秒,那个男人开口了。语气不是十分友好:“喂,小鬼,你干嘛,吵死了。”金的思绪飞了回来,挠了挠头,将手上的水果篮晃了晃,小虎牙露出来朝人笑着,:“我是隔壁新来的,来和这里唯一的邻居熟悉熟悉!你好,我叫金!!”

  那个男人蹙眉啧了一声,居然放他进来了。金拖了鞋十分礼貌的进来了,眼里是遮掩不住的好奇。是自己来的太早了还是他们睡太晚了?为什么就他一个人起来了?金把果篮放到桌子上,端端正正的坐在沙发上看着那个男人上了楼。

  紧接着,楼上蹭蹭蹭的走下来了另外三个人。看样子完全符合昨天晚上的几个影子,金盯着他们走下来考虑着接下来怎么开口,可是有人却在他开口之前打破了安静。

  “老大!这么晚把我们叫起来干什么!大半夜的!”说话的是个身高很高的男生,他看到金,呲牙。“哪来的小不点?”

  等等等等,这大早上的,哪来的国际时间,难道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嘛?金的脑海中飘过许许多多的想法最终被雷狮,哦,就是那个开门的男人打断了:“佩利,不要多嘴。”

  佩利耷拉下脑袋,不满的嘟囔了几句。一个头上扎着脏辫的人笑眯眯看着金摊了摊手:“看来今天是有客人啊。你好,我叫帕洛斯,那个戴帽子的是卡米尔。”帕洛斯指了指旁边带着围巾的卡米尔示意。
  “啊、哦哦,你好我叫金!”
 
  气氛就这样徒然的安静了下来,空气弥漫着一丝丝尴尬。但是金也不是那种坐以待毙的人,与其让气氛这样尴尬下去,不如自己调节吧,毕竟是自己搬到这里唯一、呃唯四的邻居!

  “我带了水果,你们尝尝吧?很甜的!”金就这么开口提议,其他人伸手拿起篮子里的水果,因为已经洗过也就不用再去洗了,直接上口咬了口确实很甜,和这个坐在面前笑着的男孩一样。不过,只是可惜----雷狮眯了眯眼眸轻笑了一下。

  与此同时的城市中,某个白发少年的房间内正放着新闻。

  【在去某个乡下边缘的一辆客车遭遇山崩,车中五人无一幸免。】

 

      “你呢?你之前的愿望又是什么?”
     他看着和自己长得一样的17号,手挡住照射过来的阳光,17号笑了露出洁白的牙齿,他说,“我啊,我想当个超级英雄拯救世界!你呢?”

  6号怔住,低头刘海遮住眼睛撒下阴影,扯了扯嘴角,“我?我想把那些解剖5号的混蛋炸死。看来16号生活的很好,居然会出现你这种乐观的偏差体。像个傻子。”

  “我们去拯救世界吧!”
  “笨蛋,这是天堂,没想到我居然也能上天堂。这里只有我们两个,没有世界。”
  “......嗯,别这么无聊嘛,既然没有世界的话,那我来拯救你吧!”

又bcy得小可爱帮我撕死她。盗文还有理了?河图这么好。

河图:

欢迎大家激情转发了
挂人

【初级门】你看到了我吗?

 
  故里已经顺利加入了南烛小队,这孩子一直都很乖不吵不闹,有什么建议会提出来,给他们提供了很多的细节。只是,按道理说,这个门再怎么样也会有说明书,但他们至今没有找到。

  在阮南烛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故里弱弱得举起了手轻声:“那个、说明书被我拿了。”

  阮南烛:“?”
  林秋石:“?
  梁米叶:“?”

  故里抬头看了看三个呆住的人:“我、我看了一下觉得很重要就....自己藏起来了。”阮南烛三人无话可说,把说明书拿过来看了一遍。

  【当你听到背后有人说,我在你后面。要记得回答问题,否则,会被惩罚。】

  “这个就是这次的的死亡条件吗?”梁米叶从愣神中反应过来,这一句话是他们搜到的游戏规则,只是真的就这么一个条件吗?

  阮南烛盯着故里看了一会儿,说:“这样吧,先回房间。故里,你和梁米叶也不能睡一起,男女有别,你自己睡一间,梁米叶自己睡一间,我和秋秋一间。”

  故里用奇怪的眼神看了看阮南烛和林秋石后举手发问:“可是----你和秋秋不男女有别吗?!”

   阮南烛:“......”
   林秋石:“......”呵,叫你皮。

  梁米叶见势不妙赶紧拽着故里的手,把这个小孩拖走了:“人家是男女朋友,你瞎凑什么热闹?”“可是他们又没说...”故里委屈的声音传来,和程千里有得一拼。

  由于这扇门几乎都是过门的老人,所以大家在没有必要的时候是不会有过多的交流,以及至今没有看见提供线索的npc,只能说,不愧是游戏门吗?

  林秋石和阮南烛一起回到房间,两人习惯性的检查了一下房间,发现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一张床,一个写字台,上面有被撕的凌乱的纸页。林秋石用手一片一片拼了起来,显示出的是一个小孩子的字体。
  【我讨厌大人】
  字迹很深,可见小孩是有多么的怨恨了。林秋石转头看向阮南烛

  “南烛你看。”

  阮南烛点了点头,语气颇为严肃“我看到了...现在太晚了,小哑女可不能说话,睡觉吧。还是说你要我这个温柔大哥哥抱抱睡觉呢?”

  他双眸含着笑意看着比自己矮半个头的小哑女,张开双臂等着林秋石过来抱他。林秋石哦了一声,然后径直越过了他,直接躺床上去了,阮南烛见状叹息道:“我的小哑女真是...高冷。”最后把林秋石圈在怀中,声音低沉:“睡吧。”

  安眠药精不愧是安眠药精,第二天起来时林秋石感觉全身舒爽翻了个身发现阮南烛已经起来了。他洗漱完毕往大厅赶去,大厅气氛有些凝重,阮南烛见他下来了点点头示意他过去。

  在众人面前他不好说话,拿出手机打字问发生了什么事。

  阮南烛:“死人了,在那个女的房间里发现了一张纸条。”

  【你看到了我吗?】

  依旧是那个孩子的字迹,黑墨水沾在纸张的边边角角,几个红字异常鲜艳甚至红到可怕,让人不得不联想到一些可怕的东西。林秋石甚至感到开始头昏,明明他不晕血的,踉跄了几步往后退去,站得有些不稳。在差点摔下去时,有人扶住了他。

  是故里,他向林秋石投向担忧的眼神。

  “秋秋,你没事儿吧?女孩子还是要多休息一些。”他把林秋石扶着坐在椅子上,林秋石打着字道谢。故里伸手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袖口掉下来了一些露出一些伤痕,留疤很久的样子,林秋石问他怎么回事。

  “啊,这个...是小时候的事了。我没有事的,谢谢关心!”故里见林秋石手机上的内容急忙解释,即使如此还是没有说出原因,只是眼里闪过一丝悲伤。这是别人的私事林秋石也不好追问,只能暂时中断话题。可他觉得直接这样中断也不好,于是在手机上打字安慰他。

  【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

  故里这才展现出笑容,朝林秋石露出虎牙十分可爱。“谢谢!秋秋你可真温柔,如果我妈...呃,没事儿。”

  敢情这孩子是把他当成妈妈了。不过也对,林秋石是以女装出现在他面前,身高没有现实中的那么高,顶多一米五穿着暖色系的裙子,半长的假发也变成真的头发披肩,笑起来甜甜的。阮南烛走过来摸了摸林秋石的头,手感很好,满意收回手道:“秋秋你一向对这些东西敏感,还是离远一些好了。这种带诅咒的东西,还没有纳为己用能多远就多远。”

  【嗯。】

  一旁的故里露出紧张的神色,声音有些颤抖:“怎么可能?这种东西居然会带诅咒!”这时候才知道一切都不是玩笑的新人开始害怕了。

  女生的同伴是另一个新人,也就是刚刚进来的小玖在发现自己同伴不见了的时候以为她是去厕所了。至少,当时她以为这只是一场游戏没有当真。直到她在找了一遍厕所发现并没有人,回来时正对着床底看到了床底下的尸体才害怕的尖叫了起来。

  死去的女生以趴着的姿势看向外面,脸上是惊恐而绝望的表情。没有人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即使是身为同伴的小玖。她说她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在晚上,如果有什么奇怪的声音大概是半夜那个女生说她要去上厕所于是起床的声音。可是上完厕所那个女生是有回来的,重新沉默躺回了床上,第二天就死了,剩下的是尸体和那张诡异的纸条。

  即使知道游戏规则他们对这次这个所谓的初级门也没有任何方法,他们不知道死亡条件不知道鬼是什么甚至不知道鬼会是什么时候来,一头雾水,房间没有线索唯一能找到的是两张纸条。

  林秋石站起走到小玖身旁朝她笑了笑,拿着手机哒哒哒开始打字示意。

  “哎?喜好?啊对了,她说过她很讨厌小孩子!说了很多很多的不好听的话,比如什么杀掉啊不该存在,当时我还觉得太过分了所以让她停止结果她哈哈一笑‘怕什么,又不是在外面。’”小玖看着林秋石手机上的字有些不解说道,林秋石转头朝阮南烛点了点头,果然,讨厌小孩子是死亡条件之一。

  而小玖能活下来是因为她曾帮过小孩子说话吧。

  站在远处的故里低着头刘海遮住眼睛勾了勾嘴角自言自语:“小孩子难道不是生命吗?”声音很小,小到连站在旁边的梁米叶都没听清楚他了些说什么。

  “你刚刚说什么?”
  “没有啊!”

  ---未完待续---
小剧场:

林秋石:“晚安了各位。”
故里:“晚安!祝好梦!”

初级门

#大概算是简单游戏门吧?是日本一个恐怖传说哟。大量私设,ooc属于我,人物属于西子。

  阮南烛在知道他们会过一个艰难版的游戏门后,不仅让林秋石和梁米叶亲身玩了箱女这个游戏。并且提议让他们去试试游戏门,美名其曰体会体会这类门的玩法,他为了安全保障选了一个较为简单的门。

  “我在你身后?”林秋石拿着手上这张提示卡翻了翻,上面只有这几个字的提示,简直少得可怜。

   “这句话......”梁米叶看了若有所思的道,“我好像在哪里看过。”她打开电脑开始按照记忆中的信息搜索,网页迅速跳转到他们需要的页面。

  “找到了。”她喊,林秋石凑过来看着页面上的文字。这句话是出于日本的一个恐怖传说,或者说就是现实中的一个恐怖游戏。

【さとる君是一个恶魔,它知晓一切,能回答任何问题——包括你的过去和未来。
想问他问题,你需要一个手机、一个投币电话、一个硬币。
把硬币投进投币电话,拨通你的手机号码,然后说:“さとる君さとる君请跟我来,さとる君さとる君请现身,さとる君さとる君,如果你在,请回答我。”然后挂断电话,关掉手机。
さとる君会在24小时内打电话给你,并指引你找到它,最后它会说“我就在你的身后,你可以问你的问题。”
不过,如果没有问题,你可别找它。并且你也不能看它。记住问问题一定要快,否则它会把你拖进地狱。】

  阮南烛站在林秋石身后,伸手把林秋石和梁米叶的距离不动声色拉远了一些。然后面无表情看着两人。“这是我们这次的门。”

  “可是,我们在门里手机电话都没有信号,况且...况且我们怎么可能会在知道规则的情况下看他?”梁米叶关上电脑转身看阮南烛。

  “这个我们暂时还不知道,自然是有他的技能了,明天的门你们两个准备一下。”随后阮南烛下了逐客令,让梁米叶回到她自己的地方。他把林秋石拉到自己的房间,全然不顾梁米叶错愕的表情。

  林秋石看着他手法娴熟的拿出了裙子和化妆品嘴角抽了抽,往门口退了退手伸向背后那个手柄发现打不开,认命般说:“南烛,你这是...”阮南烛挑了挑眉头解释道:“你这次女装,安全一些。”他开始在林秋石脸上涂涂抹抹,熟练套上假发叫他换上裙子,一个小家碧玉的余秋秋就这样完成了。

  你就是想要让我穿女装而已,林秋石冷漠脸。但是他的冷漠对阮南烛一点用没有,所以晚上是带妆睡觉。

  是夜,林秋石一夜无梦睡得很安稳,可能是身体也知道明天要有一个门过所以让他放松。他已经站在那个幽黑的走廊了,早就习惯了的林秋石拉开一扇门走了进去。

  因为是简单的门,所以不出意外的有新人在那里哭哭啼啼。阮南烛这次没有女装,而是稍稍化了点妆让自己看上去更柔和一些,气质也变了一个人,不再是之前那个气场强大的黑曜石首领而是温柔的邻家哥哥。

  至于梁米叶,一反现实中的娇小可爱,在门里她是个长发披肩的御姐,气势反而强了起来。

  他向林秋石走来伸手,温声道:“你好,我叫祝蒙。”林秋石不太适应的拉了拉裙摆,拿着手机打字【我是余秋秋。】其他人见状开始寻找盟友,林秋石扫了一圈发现有两个新人,剩下八个是老人包括他们自己,进这扇门的人数一共十个人。

  新人发现没人理她于是停止了哭泣,楚楚可怜地看着大家咬了咬下唇向较为和善(假象)的阮南烛走了过来,却被梁米叶先一步找到阮南烛。三人组成了队,新人看上去颇为委屈,可是没有人理会她。

  另一个新人是一个娃娃脸但看上去很成熟的男生,似乎还未成年。让人想起门外的黎东源程千里程一榭等人,但这是不可能的。女的新人说她叫小玖,而小男孩叫故里。

  故里四周望了望发现自己被孤立了,眼睛开始有些湿润,林秋石想起门外那个傻孩子程千里不由得有些心软,转头看向阮南烛用手机问道可不可以带上他。阮南烛盯着那个新人观察了一会儿,叹了口气:“带上吧。”

  就这样,故里加入了阮南烛一行人的队伍。

------待续------
小剧场:

林秋石:你就是想让我穿女装!

阮南烛:是啊,没错啊,女装难道不快乐吗?不仅想让你穿女装...还想...(目光上下扫视穿女装的林秋石舔了舔嘴唇。)

林秋石:(身上一寒。)

是最喜欢的一篇,忍不住写成文字了
《复述》

偶尔一次的想念


   林秋石出了门,他成功了。只是,故人终究无法回来。


  他很想千里,他总是会梦见千里傻乎乎的站在他的面前,碗里盛着热腾腾的粉丝对他笑着,然后抱怨的嘀嘀咕咕说着自己不吃辣。当然他被坐在对面的程一榭给威胁了,千里立刻呼噜呼噜的吃完了并要了第二碗。林秋石笑着醒了过来,他想,真好啊。


  他也挺想黎东源的,长着娃娃脸跑到黑曜石来,又被母爱泛起的众人塞了一箱旺仔牛奶,并爱抚脑袋。他又炸毛跳脚,说自己是他们组织老大,不能这样对他!众人笑了笑迁就般说对对对好好好,你乖,你是老大。黎东源被气回了自己组织。


  他还梦见吴崎了,像以前一样在小吃摊喝着啤酒吃着小龙虾,说着自己最近的生活,顺便秀秀自己女朋友。林秋石微笑着说,是是是,你有女朋友你了不起。随后在默默心里补充了一句,我还有男朋友呢。吴崎笑着和他碰杯,说,你要好好的。他说,我会的。

  还有那个撩着头发说自己从来不哭的谭枣枣,她啊继续了她的明星之路,一路璀璨夺目。但是有时候会任性推掉自己的通告跑到别墅和大家吃吃喝喝。然后一起拼火锅,辣到不能自已又红着嘴唇吃下去。那天,她没化妆依旧好看。

  今天林秋石又是半夜醒的,他梦见了好多好多人。他们告诉他,他们生活的很好不用挂念。林秋石翻了一个身,被阮南烛抱在怀里,阮南烛将头搁在他肩上拍他背安抚着。


  “南烛,我想他们了......”

【海盗团金】如果你陷入沉睡

#点文。君红莲杀我  @君红莲
#海盗团x金 ,哇写不完了。分几章写。
#大概恐怖向? 私心all金立场

  天空飘着细细的雨丝,不远处河里的水草随意的游荡着,远方密密草丛被雨笼罩的朦朦胧胧,灰沉的天空让人倍感压抑。

  金坐在公交车上撑着头望向车窗外,这个着实不是一个出来旅游的好天气,但是......但是邮件说过目的地有她给他留下来的东西,金必须去一趟,为了失踪已久的姐姐。

  公交车在这个一成不变的道路上行驶很久了,目的地很偏僻,那里有一栋别墅,是姐姐以前探险经过那里买下来的。

  这是当时秋探险回来笑着揉金柔软的头发时告诉金的,现在金从一封邮件中知道了那个地方有着姐姐的东西。

  “姐姐......”金低着头喃喃自语,声音虽然放小但是在这个静谧的车内还是十分突出。车上人很少,就只有金、司机、售票员、以及一两个乘客。没有人说一句话,似乎是被这个天气所影响的,车子还在开着。

  金耷拉下眼皮,长时间的旅途让他有一些困倦。少年的头一搭一搭的靠在了窗边睡着了。目的地还没有到,路边景色有了变化,是山,一座座的山出现在眼前,车上剩下的两个乘客互相看了一眼脸上露出笑容,刚刚像鬼打墙的情况总算可以相信是自己骗自己的了。

  坐在副驾驶的售票员脸上呈现惊恐的脸色,她伸手向前指去,手颤抖着声音也在发颤:“山、山塌了!”是山体滑坡,刚刚露出笑容的乘客脸色大变,眼睁睁看着山滑落到车顶压了下来。车变了形,压低再压低,窒息感涌了上来。

  金大口大口喘着气,猛的睁眼坐起,头撞向了前方的座位。“唔!好疼啊!”男孩揉着被撞的头,脸上因靠着窗户而印出红印,金鼓着嘴巴向周围望了望,一切只是一场梦而已,他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不过----这地方也太远了吧?天都黑了,司机怎么不开灯啊?空调还开这么低。金嘀嘀咕咕说了一会儿,对前面的司机提出了要求,把空调开高一些把灯开起来。

  前方司机浑厚的声音传了过来,他依照要求把空调开高了一些,但是没有开灯:“小伙子,灯坏了,真是不好意思啊!”金挠了挠头说没关系没关系。

  咦?好像---哪里怪怪的?金皱着眉环顾了一下四周,人少了,只剩下售票员大妈和司机大叔了,乘客下车了吗?可能是自己睡着的时候下的。金在昏暗的车内再次闭上眼睛,想到了什么拿出手机。试图给自己发小发了一个信息,没有信号,发不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什么情况嘛,为什么没有信号!!金拿着手机在内心里大喊,面上略显崩溃。此时车刹住了,金没来得及就因惯性向前撞了过去。第二次了....他瘪嘴的揉着头,怎么这么倒霉?车却是再也没有动过了

  “到站了哦。”大妈声音从前方传了过来,提醒着金。哦哦----!到站了?耶,终于可以去看看姐姐所说的别墅了。金“蹭”的站起身向车门走去,离车门还有一点距离的时候,一丝丝的泥土的味道传入鼻中,是那种被雨后沾染,混着雨水杂草树叶的味道。或许是快下车了,才会有这种味道吧。

  金没多想,向车上唯二的两人道了谢下车了。刚下车,车子就发动引擎,悄然无声的向远方开去,渐渐消失在一片雾气之中。金撑起伞,被风吹刮着的雨挡不住的往自己这边吹,他眯起眼睛看向车子。

  就算他再怎么粗神经,也发现哪里不对了吧。车子似乎变了形,上面凹下去了一块,看着怪疼的。金有些害怕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嗯,圆的,还挺硬,不怕了。

  金傻愣了一会儿,索性抛去这些东西不管了。向那个别墅走去,钥匙插进去清脆的“咔哒”一声,厚重的门被退开,金被灰尘呛的咳嗽了几声看向里面。真是出乎意料,看上去很干净但是灰尘似乎随处可见,洁癖瞬间起来了,金挽起袖子干劲十足的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把家里打扫干净了。

  金发少年额上布满了细细的汗,几缕发丝黏在额上。但是看着如此干净的屋子,金满意的点了点头。打算先睡一觉,已经天黑了。金锁好门噔噔蹬的跑上楼,以自己最快的速度洗好澡缩回床上。

  屋外一片漆黑,还是偏僻的野外,风似乎格外的大。吹过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别墅旁边的另一家的人却突然热闹起来。

  金缩在床上,想起自己还没有拉窗帘。又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光着脚踩在地上走到窗边,在黑暗中那种光亮特别显眼,金踮脚扒拉在窗台上向隔壁望了过去。

  “咦?隔壁怎么这个时候不睡觉了?难道是一群夜猫子吗?白天倒是安静的很还以为没有人呢!”金小声自言自语,“啊!算了不管了,明天我再去串门吧,现在,我就观察观察!”他鼓励着自己。

  那个别墅透露出光,可以看到几个高大的人影。有一个黑影后面似乎绑着一个马尾?还有一个带着帽子拿着书好像坐在沙发上,大概是沙发吧。看着黑影的轮廓金猜测到。剩下的两个,一个扎着奇怪的辫子,脏辫吗?还有一个非常高的人,头发很长。这个邻居可真有趣,大晚上不睡觉,那个绑着马尾的黑影端起了杯子,晚上喝酒?金看了一会儿,自知撑不下去,于是躺上床睡了。

 

甜味是什么?

  味觉丧失是什么感觉?大概是尝不尽人间百味, 她从未吃出过味道,口中平平淡淡,只有口感与心情是属于她的。

   “喂,你不觉得这个糖很甜吗?”有人这样问她。

  对不起,我从未知道甜味是什么。她微笑着点了点头,无声示意。

  我知道,我想知道那个甜味,属于我的那份甜味,在哪里,在哪里?

  她看见夕阳下的他,身影被落山的阳光拉的长长的,衣服一侧的衣角被风吹的掀起,温柔的风抚过她的发丝,少年干净的身影落在她的眼里像光一样,像在黑暗中徒然亮起发光的星星。

  是甜的...或许这就是属于她的甜味。

  她想,她知道甜味的味道了,他就是她的甜味。

耶,今天快乐瀑布。白老师夸我了!!!我爱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