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口津

痛饮狂歌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

爱的三连击

胥颖sky:

暗搓搓来试试,我就不打tag了。这次绝对不咕hhhh

【李泽言x你】那就来个温馨的约会吧!

是萝莉的你。

  大家好,我爱李泽言。



  你起了个大早,女孩子在约会时总是要精心打扮的。你换上了李泽言以前送给你的那件米白色连衣裙,你最喜欢的裙子,平常都不舍得穿的裙子。但在涂口红时犹豫了一下,口红虽然好看可吃东西就不怎么方便了。最后你决定放弃口红,不然李泽言又有理由让你不吃棉花糖了。

    化好妆,你开始选择鞋子考虑到李泽言的行事风格,八成不是什么浪漫的餐厅。你放弃了漂亮的高跟鞋选了带着可爱风格的公主鞋一蹦一跳地下了楼。李泽言下个星期又要飞到美国处理公事,尽管你也会跟去,估计不会有时间一起玩。还有一个原因是今天是你的生日,你最大。



  之前李泽言听到你提出让他陪你玩一天的要求时十分不屑地哼了一声:“就这一个要求?”别人女朋友都是问男朋友要亲亲抱抱举高高包包鞋子衣服项链什么的,为什么她要求这么低?我也想给她亲亲抱抱举高高,最后在你期待的眼神下同意了。



  你下了楼,他坐在司机的位置上。看的出来他也是特意打扮过的,换下了以往西装革履,穿着休闲的白衬衫。你偷笑看着他,他撇开了头可你发现他的耳朵红了。他见你半天不系安全带皱了皱眉俯身过来帮你系好:“笑什么笑,坐好,不然我反悔了。”你哎了一声坐好佯装抱怨的嘀嘀咕咕,他神情专注的注视着前方一边抽出空回你:“我听到了。”你朝他吐了下舌头办了个鬼脸,你知道就算他听到了也不会拿你怎么样。



   目的地居然是游乐园,这是出乎你意料的一个安排。你以为他会带你去爬山之类的,你下了车等着他。他牵起你的手走向售票处买了两张票,你弯着眼眸紧紧跟着他。他转头问你要去玩什么,你伸手向前指了一个地方,他满头黑线。



  “不可以。”

  “为什么?”

  “吃太多糖会长不高而且对牙齿不好。”



  你垮下脸委屈看着他,他回避了你的视线。你知道他一向对你装可怜的模样没有办法,你绕到他面前晃了晃他的手放软声音:“我想吃棉花糖。”他没回答,看样子是铁了心不让你吃东西了。你转身的走了几步停下小心翼翼回头观察他,发现他追了上来。他按住你的头揉了揉,带着无可奈何的语气:“站好等着。”



  于是你听话站在了原地,笑眯眯的看着他走开。你一向喜欢看他妥协,那个叱咤商场的李总裁想凶又舍不得,最后满面无奈露出就仗着我宠你的,表面上天天怼你,实则温柔到了极点的李泽言啊。



  他拿着棉花糖走了过来,脸仍然是冷着的。你接过棉花糖咬了一口拿在手里得意朝人晃了晃露出洁白的牙齿。他伸手弹了你一下额头,“不要以为是我宠着你,我怕你这个笨蛋走丢了。”已经丢过一次了,不能再丢了。



  你看到了新的游乐设施,叭叭叭的就跑了过去闪着星星眼看他。李泽言扫了一眼鬼屋扶了扶额。“幼稚。”



  太阳渐渐落山,他牵着你的手走回车子。你抬头朝他一笑,他愣住难得露了个笑脸:“笨蛋,小心摔跤。”


超级喜欢这份礼物!(蹦哒)

Shirley:

✘咳咳咳,陪伴今年可能没有圣诞礼物的十口叭 @十口津 金宝给你送温暖哦!

 

   窗外的雪还在不断地下,冰冷凄凉。

  十口津素白的手指划上冰冷的玻璃,抹掉由于室内外温差而产生的白雾……

  “Merry Chirstmas”

   推开窗,冰冷的雪花飘落在十口津伸出的手掌上。

  “好冷……”

  今年是个没有礼物的圣诞呢……轻叹了一口气,口中呵出的白雾逐渐消散与空气中。

  窗外,冰雪飞扬,却有着温暖的金黄色灯光和话语。

  窗内,火炉燃烧,今年却没有人前来笑着闹着叫着。

  罢了。呆呆地坐在扶手椅上,火苗发出“噼啪”的爆裂声。

  十口津觉得眼皮似乎越来越沉重了。

  窗外,白茫茫一片。宁静,惬意。

  “啊!——啪咚!”

  尖叫声与重物坠地的声音突兀地响起,十口津猛地清醒了。

  “谁……?”试探的出声,指尖掐紧了沙发的扶手。

  “啊,咳咳咳。没走错叭?希望如此。”

  炉火不再燃烧,一只素白的手从炉灰中伸出,试探着拍了拍面前冰冷坚硬的地板。

  十口津身体僵硬了,眸子紧紧盯着那只移动的手,渐渐涌起恐惧。

  炉灰拱起,缓缓移动着。

  忽的,一张略显青涩的沾满灰的小脸抬起,露了出来。

  十口津怔怔地望着面前的少年,不知怎的,就放下了戒备。

  少年爬了出来,抖抖身子,快步走到她的面前,留下了一串灰色脚印。

  “唔……姐姐你真好看。”少年用脏兮兮的袖子使劲擦了擦面颊。

  十口津望着面前的少年,觉得自己再也无法移开眼了,那双纯澈透明的蓝眸,直直地望到了她的心里,心都化了。

  少年使劲地在掏着口袋,许久,眸光一亮。

  “啊哈,找到了!”他笑了,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

  递上一张米黄色的信纸。

  “圣诞快乐,我是邮递员,金。”

【朝俞】小朋友战斗力永远很强包括在床上

你猜有没有车。

是第一篇点文福利。  @苏沐の雪遥

  自从大家上了大学,每个人都忙于自己学业。谢俞身为未来准医生,也被教授抓得早出晚归,贺朝相对来说闲上一些,至少他还可以坐在家里等谢俞回家。

  可谢俞每天回家都已经天黑了,满脸疲惫吃完饭洗完澡往床上一躺就睡着了。贺朝只能在人睡着后在他脸上亲一口盖好被子抱好人睡觉。

  当然,贺朝有建议过让抱着谢俞洗澡,让小朋友安心睡觉。某个行走的炸药包眉头一挑,裹着睡衣声音下沉:“好让你占便宜?”于是就这样不了了之。

  教授可能也良心发现,决定趁国庆长假让谢俞休息会儿,七天。

  那天工作正好也不累,就是回家晚了点。谢俞到家看见坐在沙发上撑着头也不住往下顿去的男朋友,皱着眉头啧了一声,坐在他身旁伸手轻轻的退了一下人,他睁开眼睛似乎并未完全清醒。谢俞耐着性子又推了推,并了放轻声音叫了声朝哥。

   如果在沉睡或是半睡半醒中突然惊醒,一瞬间的惊吓对人的身体不好。谢俞每次醒来时都会放轻声音去洗漱再把贺朝叫醒,这已经养成了习惯。而贺朝先醒根本不会叫谢俞起床,只会默默翻个身把半夜睡到另一边的小朋友重新抱回怀里继续眯着眼睛等他清醒。

  贺朝此时还是有些迷迷糊糊的,但是身体先反应过来。刚刚清醒的声音有些低哑,本来语气应该愉悦的但是听起来却是困倦无比。

     “小朋友回来了。”“嗯。”

    “这么晚,饭都凉了,帮你热一下。”

    “不用,我吃过了。”“哦-----”

    最后的回答语气听上去有些失望,谢俞叹了口气:“哥,困了就去床上睡。”

      “没有你睡什么?睡床? ”

   从这个回答上来看,人是已经醒了。谢俞看着他毫无困意的眼睛偏头坐到一旁:“醒了?看电视吧。”手拿起遥控器转到新闻联播,抱起枕头,头搁在软软的枕头陷下去个别偏长的发丝散在白色的枕头上专注听新闻。贺朝一点一点移了过去,看自家谢医生神情专注,两条腿盘着抱着枕头。操,太犯规了。一瞬间该有不该有的念头全部上来了,但是明天谢俞要上课,太遗憾了。此时手机收到一条信息 ,是来自那个教授的。

【明天放你家谢俞七天假。】

    贺朝看到信息愣了几秒笑着收起手机。

     他朝人拍了拍腿,“来,小朋友坐哥哥腿上。”谢俞瞥人一眼抱着枕头走去坐在他腿上。贺朝把头搁在他肩上,双手环住人的腰,闷声闷气:“今天这么听话。”

  他的心思根本不在电视上,手伸到谢俞衣摆下方往里探去,十月正是不冷不热的季节,一向不怎么怕冷的谢俞根本没穿多少衣服就一件单薄的白衬衫,察觉到开始不老实的手一把抓住带了出来,低头与贺朝十指相扣哄道:“别闹,看电视。”贺朝撒娇似的蹭了蹭他脖子。

  像只大猫。谢俞想着偏头亲了亲人的脸。

  “男朋友,我都好久没碰你了....”他压低了声音热气呼向谢俞耳边,手挣开再次探去略带委屈。谢俞听的有些心软,想着自己男朋友装可怜的本领越来越强了,自己还偏偏吃他这套。他没有阻止贺朝的动作,衬衫被掀起大半,一向白皙的腰暴露在空气中,贺朝另一只空着的手抓住谢俞下颔别过来低头吻过去,在谢俞有意放纵下很容易攻破牙关探入口腔,勾起他舌尖吸允,左手在身体上游离,带着坐在自己怀里的谢俞倒向沙发,右手也空闲下来撩起谢俞衣服,谢俞抱着的枕头不知什么时候被贺朝抽了出来,之前的大猫变成了豹子。

    谢俞眼里漫起雾汽,双手搂着压在自己上方的人极力配合,轻轻咬了口示意他松开。贺朝如他所愿松开了嘴。

    “哥,去房里。这儿冷。”说着把掀起的衣服放下遮住身体恢复了衣冠整齐,除了呼吸有些紊乱一切如常。

    “一会儿就热了。”

    谢俞耳尖微红别开脸,倒也没有再提议了。贺朝把他的手举过他头顶帮他脱脱了衬衫,自己衣服却纹丝不动,故意磨磨蹭蹭解开一粒扣子露出锁骨,嘴角勾起带着一丝了衬衫,自己衣服却纹丝不动,故意磨磨蹭蹭解开一粒扣子露出锁骨,嘴角勾起带着一丝不明意味的笑。谢俞眼神一暗,手扶着他肩膀借手肘发力换了个位置跨坐在他腿上,手伸去帮他解了衣服,有意往前蹭去俯身凑在他耳边。

  “你挺行啊,做不做?”

絮絮叨叨一下 
收拾收拾,决定寒假写文。这里先开个百粉点文。
限金受,叶受,开受,南秋,朝俞,舟司,我混的都可以点。嗯,如果是车的话请自己备好背景我尽力写。然后寒假一篇篇发还是说寒假更新我正在写的?

  截止长一点,上次有小可爱没来得及就截止了。(谢谢她上次救了我的肝)这次截止到元旦晚上8:00

  还有,咳,我开了个小号准备写原创来着。不要问我为什么这边没更新完还准备开原创咳咳咳。(理直气壮)原创打算写bg。耶!

????????好,我是受。

【海盗团金】假如你陷入沉睡2

等金醒来的时候已经天亮了,外面安静的很,只有风吹过树叶和草的声音。为这秋色徒增了一片寂寥。男孩在温暖的被窝中拱了拱,抱着被子在床上滚了几圈后坐起,睁开那双犹如大海般的双眸,不过眼里尽是茫然之色。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这几个问题在脑海中迅速过了一遍,双眼也渐渐恢复了清明之色。

今天,要去拜访邻居。

  他去浴室洗漱,把自己乱乱的头发抹平顺。接着换好了衣服鞋子朝隔壁走去,不像昨晚那么的热闹,仿佛一切归回刚来的那一刻。金一手拿着水果,另一手抬起敲了敲门,没有人回应。男孩完全不死心的再次敲了敲,大门开了。金呆立在原地,一片阴影笼罩着他,他抬头看去,一个绑着头巾蓝黑色头发的男人面无表情站在他面前,穿着白色的家居服。


  下一秒,那个男人开口了。语气不是十分友好:“喂,小鬼,你干嘛,吵死了。”金的思绪飞了回来,挠了挠头,将手上的水果篮晃了晃,小虎牙露出来朝人笑着,:“我是隔壁新来的,来和这里唯一的邻居熟悉熟悉!你好,我叫金!!”

  那个男人蹙眉啧了一声,居然放他进来了。金拖了鞋十分礼貌的进来了,眼里是遮掩不住的好奇。是自己来的太早了还是他们睡太晚了?为什么就他一个人起来了?金把果篮放到桌子上,端端正正的坐在沙发上看着那个男人上了楼。

  紧接着,楼上蹭蹭蹭的走下来了另外三个人。看样子完全符合昨天晚上的几个影子,金盯着他们走下来考虑着接下来怎么开口,可是有人却在他开口之前打破了安静。

  “老大!这么晚把我们叫起来干什么!大半夜的!”说话的是个身高很高的男生,他看到金,呲牙。“哪来的小不点?”

  等等等等,这大早上的,哪来的国际时间,难道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嘛?金的脑海中飘过许许多多的想法最终被雷狮,哦,就是那个开门的男人打断了:“佩利,不要多嘴。”

  佩利耷拉下脑袋,不满的嘟囔了几句。一个头上扎着脏辫的人笑眯眯看着金摊了摊手:“看来今天是有客人啊。你好,我叫帕洛斯,那个戴帽子的是卡米尔。”帕洛斯指了指旁边带着围巾的卡米尔示意。
  “啊、哦哦,你好我叫金!”
 
  气氛就这样徒然的安静了下来,空气弥漫着一丝丝尴尬。但是金也不是那种坐以待毙的人,与其让气氛这样尴尬下去,不如自己调节吧,毕竟是自己搬到这里唯一、呃唯四的邻居!

  “我带了水果,你们尝尝吧?很甜的!”金就这么开口提议,其他人伸手拿起篮子里的水果,因为已经洗过也就不用再去洗了,直接上口咬了口确实很甜,和这个坐在面前笑着的男孩一样。不过,只是可惜----雷狮眯了眯眼眸轻笑了一下。

  与此同时的城市中,某个白发少年的房间内正放着新闻。

  【在去某个乡下边缘的一辆客车遭遇山崩,车中五人无一幸免。】

 

      “你呢?你之前的愿望又是什么?”
     他看着和自己长得一样的17号,手挡住照射过来的阳光,17号笑了露出洁白的牙齿,他说,“我啊,我想当个超级英雄拯救世界!你呢?”

  6号怔住,低头刘海遮住眼睛撒下阴影,扯了扯嘴角,“我?我想把那些解剖5号的混蛋炸死。看来16号生活的很好,居然会出现你这种乐观的偏差体。像个傻子。”

  “我们去拯救世界吧!”
  “笨蛋,这是天堂,没想到我居然也能上天堂。这里只有我们两个,没有世界。”
  “......嗯,别这么无聊嘛,既然没有世界的话,那我来拯救你吧!”

又bcy得小可爱帮我撕死她。盗文还有理了?河图这么好。

河图:

欢迎大家激情转发了
挂人